top of page

南非:大自然之美,人文之深,心靈之旅

  提到南非這兩個字,一般台灣人可能是驚訝、好奇的語氣回應,接著伴隨的是一句「你去那裡幹嘛?聽說很危險耶!」但是對我來說,南非像是第二個家,說到南非,我感受到的是與大自然相處的平靜、與動物親近的感動以及那份來自人的溫暖。


  聽到南非大家往往會認為,在南非動物都是自由漫步在公路上,野生動物隨處可見,其實不然。南非是少數在世界聞名,以動物保育為重的國家。南非境內由政府管理的國家公園就有十九處,廣為人知的就包含北邊的克魯格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南邊的阿朵大象公園(Addo Elephant park)。動物保育這項任務不僅由政府推動,在民間也有很多私募基金會,以推動動物保育的理念,經營遊獵園區(Safari Park),且遍佈整個南非。

「遊獵」(Safari)這個詞源於斯瓦希里語中“safari”,意思是「旅行」或「旅程」。最初是指19世紀時期歐洲人到非洲進行的狩獵遠征。這些遠征通常由富有的貴族或獵人組成,他們會雇傭當地的導獵人和隨行人員,搭乘馬匹、攜帶大量的裝備和供給品,前往非洲大陸尋找野生動物進行狩獵。


   到了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遊獵成為了一種流行性、娛樂性的活動,吸引了許多冒險者。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保育意識的增強,現在的遊獵更多重視生態旅遊,強調保護野生動物和其棲息地。

   

   年少的我,也曾懷抱夢想成為一個動物保育員(Game Ranger)。幻想自己開著吉普車,在大草原上追逐野鹿的蹤影,在樹叢之中窺視獵豹蓄勢待發的攻擊。雖然沒有幾會圓這一場夢,但是每每坐上遊獵的吉普車,心裡無法按耐的興奮感依舊存在,期待著大自然這次又會帶給我什麼樣的驚喜?

  南非除了看野生動物之外,也是有世界級的美景。被封為新世界七大奇景的桌山,以其扁平的山頂而聞名,因此有「上帝的餐桌」的美譽。遊客可以選擇徒步或乘坐纜車登上桌山,登山道路曲折蜿蜒,沿途可以欣賞到壯麗的景色和豐富的植被,有時候還會有蹄兔出來和你打招呼!站在桌山山頂,可以360度俯瞰整個開普敦城市與港灣,日落時分映著橘紅色的夕陽,山頂更顯得神秘而壯觀。


  然而對於南非的原住民科伊桑人(Khoisan) 來說,桌山的意義不僅於此。科伊桑人將桌山視為自然與神靈之間聯繫的橋樑,對象徵生命之源的桌山秉持著崇高敬意。

  南非的人文文化和其自然景觀一樣,複雜多貌,也背負著悠遠的歷史。科伊桑人作為南非最早的原住民之一,曾在殖民和種族隔離政策下遭受到壓迫和歧視。 在過去的種族隔離政策(Apartheid)下,南非的社會被分為白人、有色人和黑人三個種族,每個群體都被賦予不同的權利和地位。

   

  在種族隔離政策時期,非白人與白人之間不得往來,造成家庭分散,也留下了至今無法撫平的傷痛。最著名的案例就是一位擁有黑皮膚的女孩Sandra Laing,她的親生父母卻是白人,因為基因變異,她的父母不知道原來自己也有黑人血統。

  Sandra本來就讀的是白人學校,隨著年紀越長,膚色也越來越深。最終在其它學生家長的反應之下,她被迫接受膚色鑑定,這一鑑定結果也從此改變她的人生。她不再擁有白人自由行動的權利,必須與家人分離,重新適應非白人的教育環境。而她的親生父母也不斷上訴,提出各種DNA證明,最終Sandra的父母還是贏了官司,Sandra獲得了白人的身分。然而重新獲得白人身份的Sandra卻因為愛上了一名黑人男子,被父母趕出家門,從此與父母離異。


  種族隔離政策使Sandra一生顛沛流離,無法在社群中找到認同,也不知道自己的歸屬在哪裡。雖然南非已於1994年結束種族隔離政策,實行了種族和解,但歷史遺留下來的種族問題和社會不公平問題仍然存在。種族間的矛盾和對歷史的不同詮釋也經常在南非社會中引發爭議和衝突。


  身為在南非生活的台灣人,在生活中也能體會到那些隱晦的種族不公。那天相約在朋友的公寓泳池游泳,在進去之前管理員要求朋友出示證件並簽到。我的朋友是一位brown(就是膚色不像是黑人,但是也是深色的,在南非稱browns),他馬上就開始情緒很激動説:「我在這邊住多久了,進進出出從來沒有要求過我要簽到,難道我有感應卡還不夠嗎?」我見情勢有點升溫,我就趕緊把他拉到旁邊,名字簽了就趕快進去泳池。在泳池邊我有些不蘊,和他說道:「你剛剛有必要那樣反應嗎?不就要你簽個名有需要這麼生氣嗎?」


  他花了點時間,平撫了情緒之後跟我説:「你知道她剛剛在歧視我嗎?你看在我們前面走進去的白人,管理員有請他們簽名嗎?不是有色膚色的人種,你們永遠不會感受到別人的歧視。」


  當下的我只覺得慚愧,認知到自己竟有多無知,竟然沒有察覺到,甚至還指責了他。在台灣我們不曾感受到因為膚色不同而遭受不同待遇,但在世界的另一頭卻有人每天在遭受這種「無形」的差別待遇。朋友說自己小時候到商店買東西,警衛總是會緊緊跟隨,他站在走道的一頭,警衛就在另一頭監視著他。


  聽到這段故事,心裡百感交集,同樣我們都是人,遭遇卻截然不同。我很慶幸自己身在一個充滿溫暖的國家,慶幸自己從小沒有被如此對待,也慶幸因為來到了南非,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人是這麼在過日子。這些人經歷了很多,卻依然相信著有一天南非能修復種族隔離所造成的裂痕,真正的包容所有膚色、文化、種族的人,而我也期許這一天的到來。


  在台灣我們所受的教育,所接觸的文化,處處都是跟隨歐美先進國家的物質生活水平。我們活在一個永遠都在追尋下一個名牌包、下一輛名牌車的社會之中。如果回歸到根本的「生活」,其實會發現我們不需要這麼多,停止盲目地追求之後,會看原來大自然可以給予我們的更多,真心誠摯的對話原來可以解開彼此的不了解,開啟新視野。走一趟南非,看見不一樣的世界,為生活多添一道色彩!

32 views0 comments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