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那些我在南非遊學,在台灣教室中學不到的事

Updated: Apr 9

大班升國小一年級的暑假,是我第一次踏上南非國土到南非遊學。那時候正經歷黑白人政權交替,是我第一次從台灣直飛到南非,卻也是最後一次坐到直飛的航班。


從我有記憶以來,幾乎每一年寒暑假都是在南非度過的。在那邊就讀的蒙特梭利學校,與其說是學校,對我來說是快樂學習的天堂。在這間學校我遇到了一輩子的朋友,Nina和Gabi 是一對雙胞胎姊妹,雖然我們年紀相仿,但我總是覺得自己不如他們成熟獨立。



我記得週末homestay在他們家的時候,他們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湖邊游泳。那時候我以為是他們的爸媽要帶著我們一起去,畢竟我們都還是小孩,有大人陪同是正常不過的事。


結果我們三個徒步走了半個小時的路,背包揹著自己做的果醬三明治和果汁,去到了湖邊游泳。當下我擔心在沒有大人的陪同之下,我們如果遇到什麼危險要怎麼處理?如果在湖邊受傷了怎麼辦?但是他們一派輕鬆地跟我說「不會有什麼事呀!我們從七八歲就自己到湖邊游泳、到森林裡面騎越野腳踏車,這就是我們平常假日的娛樂。」


已經上了國中的我對於他們的獨立能力非常驚訝,那時候的我還很唯唯諾諾,連到了餐廳問人家廁所在哪都很不願意,他們卻可以自己在戶外、沒有大人陪同的情況下找到娛樂自己的方式。


除了生活中就可以看出他們的獨立性之外,我就讀的蒙特梭利學校也很重視學生這個領域的發展。上了國中(grade seven)之後,就必須要參加職涯學習的課程 (occupation program)。這並非一個學術性的課程,而是在正式進教室上課之前,我們會花40分鐘砍柴、餵食牲畜、種菜。



聽起來好像很奇怪,學生不好好上課,經營開心農場有什麼意義?但是在這間學校他們重視「實務」,南非畢竟還是以農、畜牧業為主的國家,不像台灣以高科技為導向的國家。在南非坐辦公室的職缺很少,反而是水電工、雞、豬、牛的養殖場這類技術導向的工作才會製造工作機會。所以在這間學校他們的態度是:「如果今天你什麼都沒有,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沒有網路,你只有雙手跟雙腳,你可以怎麼養活自己?」


以台灣的學生身份參與這樣的課程,我覺得收穫意想不到的多。除了真的學習怎麼砍柴、照顧牲畜之外,這其中也給了學生「金錢」跟「社會化」的觀念。我們養的雞生的蛋,或是在green house種植的蔬菜水果,都會拿去在每週五的Friday Market販賣。所有的獲利在老師扣除完成本之後,就會平均分配給每個負責那個職務的學生,每一位學生都會有一本自己的收支簿(cheque book),收支簿裡面會清楚記載每一筆收入與支出,學生也可以拿著收支簿去零食舖(tuck shop)買汽水、餅乾。最特別的是連tuck shop都是學生自營,也是職涯學習的部分之一!


整體來說就是創造一個小小的經濟體,讓學生從小就養成勞務、金錢觀念,也培養學生負責的態度。

46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