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下雜誌換日線報導|「南非這麼遠,怎麼會想要到南非?」─ 揭密真實的冷門國家遊學體驗,南非並不與「危險」劃上等號

從小到大,大部分的人一聽到我要去南非,經常一頭霧水地問我:「南非這麼遠,怎麼會想要到南非?」

這一切都要從我的母親開始說起。她是一位母親,也是一位教育家,在 1995 年創立了台中市第一間全美補習班;幾年後在各家長的慫恿下,她擔起了辦理遊學的重任,而這一擔就是 20 年。

從我小學一年級開始,記憶中我的每個寒暑假幾乎都是跟南非人一起度過。有時候是我過去南非遊學,有時候是他們來台灣交換,體驗台灣之美,這讓我的世界從小就充滿來自不同成長背景、文化、膚色的人。



為什麼選擇到南非遊學


多元的種族主宰著南非的政治及歷史。南非先後被荷蘭、英國殖民,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是由佔人口少數的白人執政,1948 年至 1990 年代初期的種族隔離制度也引發不少種族衝突,一直到 1990 年代才陸續廢除該制度。1994 年經歷第一次的黑人政權上台,很多白領階級的白人被迫離開崗位;正因如此,當時有很多南非老師來台教英文。因緣巧合之下,我的母親結識了一位南非老師 Charlotte,透過 Charlotte 的介紹,我們才知道由於過去殖民的歷史,南非的私立教育都是正統的英式教育,民族與文化的高度多元性,也讓南非成為很多歐洲人的移民選擇。

至於我為什麼到南非遊學,可以先從南非的教育制度說起。由於南非位於南半球,一年分 4 個學期,正好與台灣的學期制互補,讓我能在每年寒暑假都到當地學校上學,完全融入他們的學生生活,不會感覺自己的身分跟別人不一樣。記得國中去遊學時,因為需要配合學校政策在校留宿,讓我可以跟當地同學實際一起生活 2 個月的時間,英文的聽、說能力進步飛速;不僅可以聽懂同學間的玩笑話,也能很輕鬆地和大家互動,完全沒有尷尬或格格不入的感覺。

反之,由於美國、加拿大的學期制跟台灣一樣都會放暑假,美、加遊學多半是以夏令營或是一些社區大學舉辦的海外英語課程為主;我國中的時候也曾到加拿大遊學,但可能因為是以英語課程為主的關係,與我之前在南非時進入當地學校上課的性質和體驗有蠻大的不同。


揭密南非遊學生活


在媒體的眼中,南非與危險劃上等號。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南非地廣人稀,其實很多地方安全性跟台灣不相上下。我去遊學的學校位於克尼斯納(Knysna),這裡是個風光明媚的度假小鎮,海灘、潟湖和森林美景讓人流連忘返,被譽為「花園之路的明珠」。

這座小鎮上有一所蒙特梭利完全中學,而我就是在這裡度過大半的求學生涯。蒙特梭利式的教育強調讓孩子從生活中學習,給學生探索空間的同時也把學生當作獨立個體。升上國中後,從選課到上課時間安排,都由學生自己決定;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 Occupation (職涯體驗)更是體現蒙特梭利教育「獨立學習」的理念,從砍柴、做果醬再到拿去市場販售,學生需要自己完成所有的事前準備,以及實際買賣與收帳的工作。就我觀察,他們的獨立性不僅體現在課堂上,對未來也有非常清楚的規劃,甚至會和老師主動討論自己未來的選擇;當時才國中的我,對於同樣年紀、思想上卻如此成熟的同儕心生敬畏,也在心中默默期許自己向他們看齊。

反思自己在台灣的學習,經常覺得學習是一件很有壓力的事,成績代表一切的觀念讓學習變得苦不堪言,經常不知為何而學,只知道不學下場很慘。來到南非後,這裡完全顛覆我對於「學習」的看法,不僅大家都很樂於學習,他們在課堂上也積極回答老師的問題,完全不害羞;同學之間更不會因為成績好壞而有任何特殊待遇,所有人都有自己拿手的科目與專長。在這裡,「學習」不再只有單一面向,成績也不再是決定性的指標;當地學校不僅僅是教授教科書上的內容,更希望學生透過學習找到自己擅長的事,再針對自己的專長找到未來的路。

此外,我發現這裡的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關係也是台灣少見的親暱。在學校,高年級的學生有時候會直接稱呼老師的名字(first name),也會和老師開玩笑。不過,即使師生之間是這樣的平等關係,學生仍保有對老師的尊重,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學生出現在課堂上睡覺、頂嘴等不尊重老師的行為。



當然,因為當地學校所有包含數學、理化等科目都是用英語授課,台灣學生一開始可能會需要比其他同學花更多時間進入狀況,但普遍來說台灣學生的數理能力都比南非學生強,只要弄懂一些專有名詞的英文單字後便駕輕就熟。

上課之餘,南非學校課後的社團活動也非常多元,我們這些留宿的學生經常一起去露營、溯溪、跳水。南非的學生大部分都有一、兩項很擅長的運動,當地家長們也非常鼓勵小孩去參加比賽;和他們相比,我發現台灣的學生確實對「運動」這件事不夠重視。這樣全面的沉浸式英語學習經驗,對我後續的自我學習很有幫助,讓我可以更觸類旁通、做更多跨領域的學習。

回頭看自己在南非的求學時光,除了養成獨立性之外,也很感謝有這樣的機會看見不一樣的世界,讓我真正了解其實每個民族都有他們特有的民族性,因此形成他們獨有的文化和觀念,待人處事的方式自然與台灣人不同。進入職場後,得益於過去這些經驗,我也在對應國外客戶與同事時變得更容易與人共情、養成換位思考的能力。


南非和你想的不一樣


南非對我而言,是我求學生涯中一段美好的經歷。不過大部分同學每每聽到我暑假要去南非遊學,總是各種揶揄:「非洲這麼多黑人,你會不會變成黑人?」、「你是不是都騎大象上學?」雖然都是些童言童語的玩笑話,卻也在某種層面上揭露出台灣人一般對南非的了解並不正確。事實上,南非的城市處處可見高樓大廈、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和先進的科技,例如開普敦作為南非第一海港大城,不僅擁有風景如畫的海灘,還有現代化的碼頭區和豐富多樣的文化活動。



除了前述精彩的遊學體驗,南非也非常適合旅遊。尤其疫情過後,不論是國外食宿還是機票,價錢都貴的讓人無法置信。相較於其他歐美大城市,南非的物價相對低廉,也因為低匯率的關係,旅遊時更有划算的感覺。以機票為例,很多航空公司更是搶在年中促銷期間祭出超優惠價格,來回南非機票的費用甚至不用台幣 20,000 元。

此外,南非的官方語言是英文,不僅旅遊景點和旅館提供英文服務,大多數當地人也能流利地使用英語,台灣旅客基本上無須太過擔心語言的障礙。


無論是想探索自然美景、文化遺產還是近距離與動物互動,在南非都能一次滿足。從開普敦的企鵝沙灘到壯觀的克魯格國家公園,南非擁有多樣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野生動物,南非的城市更是現代與傳統的交匯之地,繁華的商業區、多元文化的街道和歷史悠久的歐式建築遺跡並存,絕對值得一訪,感受不一樣的南非風情!

228 views0 comments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